电影的前半段主体是这几个附属人格,他们从心底认为他们是正常人,所以他们迫切的想要证明他们不是疯子。但是正如李正所说,让一个正常人证明自己正常,这事本身就不正常!我也曾经设身处地的想过,如果是我被关在那里,我会怎么做?答案不知道是否正常,但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何找乐子!和他们玩狼人杀;和历史老师聊聊历史上有趣的事;问问那个记者遇到的各种各样的故事;甚至,看看能不能和那个莉莉发生一些感情纠葛(但不会倾注太多真实的感情,在我确定她不会再做她以前的工作之前),毕竟我是一个男人——之所以不是安希,是因为在前半段她更显得像一个疯子。
在电影的后半段,电影的主体变成了安希这个主人格,她为了让自己的附属人格活下来,宁愿自我牺牲;当然,结局是主观意义上的皆大欢喜,安希活了下来,附属人格为她而牺牲,并且去了一个他们意识中的天堂。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。我觉得,每一个附属人格都应该算是一个独立的生命!因为在我看来,一个生命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其意识,而肉体只是一个载体。所以在我眼中,这个精神病院长是以保护安希的名义杀害了她的朋友们。
在我眼里,当今社会,多重人格不应该被认为是精神病的一种,,我更愿意把它和同性恋相提并论,是少数但并不代表是病态的。(当然,如果附属人格中有本身一开始就对主人格不利的在另说)我甚至有时候在想,我如果也拥有这样几个有趣的人格在我身体里,那么,我的人生估计会更精彩吧!